总有新欢,不如旧爱

摘要

总有新欢,不如旧爱

图片发自简书

01

听说喜新才能厌旧

我决定要再谈一场恋爱,因为我迫切地想要忘记林浩轩。

记得有个朋友说过:女人要是想白给,还有不要的啊?

我想试试,可是我做不到。我难以想象怎么去和一个不爱的男人接吻,宽衣解带,鱼水之欢。

我是个被社会前进的大潮拍在了沙滩上的可怜人,这一点我不得不无奈的承认。

只能从相亲开始。约定,见面,牵手,接吻,上床,按部就班。

在完成前三个步骤后,我还是放弃了。因为我无法爱上别人,每次对方深情款款地吻过来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把头转开。

有人说,和谁睡不是睡?灭了灯都一样。感情可以慢慢培养,多上几次床就好了。可我觉得这种说法是本末倒置。没有爱,怎么可以上床?

努力了半年后,我还是放弃了这种徒劳。每天硬逼着自己去爱一个男人的感觉太痛苦了。爱情,还是要自然而然地发生才最好。就像春天花会开秋天叶会落一样。

就像我和林浩轩,五年一个月零十天的爱情,从认识到分手,行云流水般演绎了爱情的由胜转衰。

唐王朝的没落是因为一个女人,我们俩清新脱俗的爱情变得乏陈无味的原因也是因为一个女人,那就是林浩轩的旧爱――安然。

02

我从来不知道林浩轩爱过安然。

我们俩从初中就是同学,从初中我就喜欢他,留心他的一切,自认为对他的一切都知根知底。却未曾想过,饶是我铸就铜墙铁壁,人心若要变,再柔软也就有了金刚钻的硬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穿墙而过。

不知道他们情愫暗生是什么时候,也不知道他们分手又是什么时候。反正他说爱我的时候,他是单身。

在五年一个月零九天的时间里,我很快乐。我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林浩轩是个好男朋友,我可以给他打100分。

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体贴温暖。

生病的时候陪我去医院;烦心的时候为我分忧解难;就连和别人吵架他也无条件护着我。

手机坏了,半天联系不到我,他着急地从几百里外火急火燎地赶过来,用自己刚发的工资给我买了新手机。

一个同事对我百般刁难我且忍着。一次活动上分西瓜,切瓜的时候她对我指桑骂槐,一气之下拔刀相向,事情一发不可收拾。所有人都劝我去求那个女人,只有他不让我去,说丢了工作他养我。

我妈说,遇到林浩轩是我的福气。我也这样认为。

可是在五年一个月零十天那天里,安然来了。她是林浩轩的高中同学,我并不认为她比我好。无论是长相还是能力,她并没有哪点比的上我。可是他们相爱过。

她和我说了好多他们之间的故事,我才知道,原来林浩轩天生就是个好男人,他的好不单单给了我,还给了别人。

我一下子看不起那些好了。可是爱一个人也会成为习惯,没有他的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活。我卑微地让他在我和安然之间选择一下。他犹豫了半天,指着安然对我说:“对不起,薇薇,我这人念旧。”

03

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。

当我见了十几个相亲对象后,我原谅林浩轩了。

在我心里,没有人能比林浩轩对我好了。虽然他不要我了,我还是记得他的好,念念不忘。就像反刍的牛羊。

我想林浩轩当初对安然大概也是如此。在和我恩恩爱爱耳鬓厮磨的时光里,他的心里还记着另外一个女人。那么,他吻我的时候是吻我吗?他激情似火的时候心里想的那个人是我吗?

那么,就算再难再辛苦,我也不要做第二个林浩轩,心里想着旧爱,胳膊里拥着新欢。

要么爱得彻彻底底,要么不爱。没有第三种选择。

既然暂时还忘不了,那就先爱着,先痛着。时间的河流冲刷着一切,伤痛会慢慢变淡的,总会忘记的,总有一天我会重新爱上一个人。

如此想着,我便也不急不躁了。想哭就大声哭,如果遇到爱,就狠狠爱。

这段时间并不长,一年后,我有了新男友。他叫文墨,我的大学同学,暗恋了我整个大学时光。他能清楚地说出我参加哪次活动穿的什么衣服,也还记得我摔过的跟头出过的丑。

他对我更好。林浩轩做过的他都做了,林浩轩没做过的他也做了。

抛弃者总认为美好就在前方,被抛弃者总觉得世间只有你好。其实都是扯淡。

一切全凭爱做主。若爱,什么都好。若不爱,什么都不好。

世间一切伟大,都是爱创造的。

04

我和文墨的爱情也是自然而然。当我猛然意识到我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林浩轩的时候,我惊喜的发现我终于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和另外一个人接吻了。

不管是苍天可怜谁,是文墨的单相思还是我的旧情难忘,当我确定我爱上他时,一切苦难都结束了。

不是新欢,也没有旧爱。只是我和你,只是我们相爱。

原来失去一个人,是上天为了让你遇到一个更好的人。

我和文墨在泰山旅游的时候遇到安然。一年多没见,她并没有变得更漂亮,反而像失水的花儿。

只有她自己,不见林浩轩。她说:“你别找了,我和林浩轩分手了。他总是忘不了你,我受不了。”

原来,当她这旧爱变成新欢后,往日的甜蜜虽然延续,但是心里总是横着一根刺,这根刺就是我。

林浩轩是个念旧的人,他曾经如何忘不了安然,后来就如何忘不了我。

他的心分成两半,一半分给新欢,一半分给旧爱。可是如果爱,谁都不想要二分之一的爱情,谁都想要全部。

安然最后幽幽地对我说:“木薇薇,恭喜你找到新欢!”

“不!”我认真地纠正她的说法,“没有新欢,也没有旧爱。我只有一个爱人,那就是文墨!”

这是个神奇的广告位这是个神奇的广告位

目前评论:0 条

发表评论